校友来稿
最忆是凤鸣
2017-3-21 14:53:52 作者:曹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全文:1646

一段历史让我蓦然置身于如烟往事之中,摇动时光的撸桨穿行在校史的长河里,看两岸如梭的光阴,忆荏苒的故事,聆听艰苦岁月谱写成的动人乐曲,欣赏幸福时光描绘成的美丽画卷,给人在灯火阑珊时流连忘返

————题记

 

转眼,来到凤鸣山中学已经是三十年了,三十年的沧海桑田,三十年的斗转星移,三十年的黯然神伤,三十年的引吭高歌,都风尘仆仆地迎面而来,而我却静静地默望这一切。

想到七、八十年代的凤鸣山中学,有的人千扳万跳地离开这儿时,豪言“人生撒尿都不会朝这块地方了”;也有曾有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听到凤鸣山这个“山”字,就吓跑了,龟缩回她那平原城市去享乐悠闲轻松去了,仿佛这个“山”字就寓意着更多的艰苦奋斗,蕴含着无数的默默奉献。

说实话,当年的凤鸣山中学也的确有那么些吓人的荒凉,清晨起来,班主任和学生一道,走过弯弯的田埂,来到农村的水井旁边排队洗漱,学校也没有校门,学生上学也都从四面的田间小道上走到学校来,师生们自诩这是“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学校”农村的鸡狗在校园里左突右窜,一逢下大雨,周边农田池塘的水和鱼一起漫进学校操场,“夜来风雨声,操场变鱼塘”“闻鸡起床早自习,夜晚漆黑听蛙鸣”“巴掌大的学校,没有一块灰坝球场(都是煤炭灰渣的)”这些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记得一次,一些下地干活的村民中午穿过学校时,大声喧哗吵醒了正午睡的教师们,一位老师前去招呼这些村民,谁知这些村民还振振有词的说:“现在大家都在农忙起火了,你们居然还在睡觉!”弄得大家面面相觑,竟无以对答,这时,不知哪个青年教师高声朗诵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在在准备下午的课?还是对当时的艰辛有所感悟?给今天留下的满是艰苦年代的回忆。

70年代末,我还在读大学时,数学系里的老大哥叫我们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学校,去冒充学校的教职工帮他们参加地方的篮球比赛,那个学校没有校牌也没有围墙,后来才知道这是叫做凤鸣山的中学,记得当时学校的老师还一再叮嘱我们,别人问你就说是学校的临时工,不要暴露身份哟!我心里纳闷,谁还稀罕这个水泥地球场都没有的学校?不是帮你们打球谁还愿意到这儿来?谁知这一次的邂逅竟成为我一生的缘。

一九八二年大学毕业以后我分到外地工作,五年后我调回到沙坪坝,这次是凤鸣山中学慷慨接纳了我。她虽然与那些富贵的学校相比下更显清平,但是,她的精神却很富有,师生们吃苦耐劳精神是出了名的,勤奋努力的品质是著称的,学校成立后第一届毕业生就斩获重庆市初中会考第一的优异成绩,当时重庆教育界也为之震动,有“高中学11,初中学凤鸣”的口号,随后她陆续步入了省市、国家的先进行列,这些让我真真切切知道天下不会掉馅饼,只有真真正正地努力才会有丰硕收获的。她虽然校园很小很简陋,远不及一流学校的设施场地阔气,但是,这儿的人的情感很富有,记得我刚来的那天,到学校时天色已经很晚了,领导还是坚持等到我,将我的行李安顿好后才放心离开。以至于多年以后,我也重复着当年的故事,唯一不同的是学校开始有了一辆渝州牌货车,每年我跟着那辆老旧的蹦蹦车去火车站、去大学里迎接新来的教师,尽心尽力将他们安排好才满意地离开。如今,他们一个个都成为学校的骨干,也令我脸上泛起阵阵欣慰笑容。。。。。。

今天,已退休的我,回学校来搞校史工作,在整理学校尘封的往昔,搜寻学校的闪光的过去中,我又一次走在了来时的路上,看到一张张黑白老照片,在略显斑驳的影像中,许多人的面容清晰可感,俊朗的笑容、炯炯的目光,亲切抚动我苍老的心灵;他们挺拔的身姿、昂扬的青春,不时唤醒我脸上坚毅的表情;拂去记忆金黄上的灰尘,在操场煤炭渣的黑白跑道旁,教学楼红墙上“文革”留下的弹孔还清晰可见;在1973年建成的黄楼边,师生建校劳动挥汗的身影还翩翩闪现;许多渐行渐远的声音,许多的擦肩而过的身影,许多辛勤的不眠之夜,许多凤鸣故园的花开花落,许多梧桐树下感人故事,都接应不暇地闪亮我的双眼,悸起阵阵心颤,带来无语的潸然。。。。。

在那样一个艰苦卓绝的岁月中,那些年轻的生命总是以那样义无反顾的姿态,将自己的青春逝去,就像一颗颗被狂风吹散的梧桐树青涩的种子,散落在饱经沧桑的大地上。我想,如今他们也许在等待另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成为发芽的种子。

看着学校当年蹒跚学步的足迹,踟蹰在那并不久远却似尘封的校史之中,我仿佛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那个年代,和那些壮怀踌躇满志的建设者、那些莘莘学子们在一起,和他们促膝交谈,与他们和风共舞,在他们身边的我,目睹他们的艰辛付出的人生,感受到他们努力奋斗的气息,看到他们精神的凤翼轻轻掠过学校历史的沟壑,在那个艰苦灰暗的背景上,映出许多明朗的图画。那是他们为了学校的成长,为了梦想的实现,把那一生只能盛开一次的青春慨然无悔地奉献出来,而今天的我们,只有一次次地默默崇敬,而绝不能惘然不知,充耳不闻!

他们在名校林立的沙坪坝区,不畏强手鄙夷,不憾历史短暂,盛气凤舞于凤鸣之巅,昂首凤鸣于清水溪畔。六十年沧海桑田望世间沉浮,多少名噪一时的学校,在大风大浪中沉沙折戟;看大浪淘沙,多少历史显赫的学校,都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还有多少学校名存实亡,苦苦挣扎在生死的天际线上。俱往矣,数多少风流学校,在烈火中凤凰涅,在暴风骤雨中直上云天,在冬天演绎丑小鸭的神话,在春天放飞破蛹出蝶的传奇——她,就是今天的凤中,闪亮着与一、三、七、八中一样的光彩,又绚丽着与众不同的璀璨烟火,她荣耀渝州大地,声名五湖四海,这是代代凤中人用艰辛的努力给她谱下的辉煌,这是无数默默的奉献凤中人赋予她的一个响亮名字——新万博客户端。

我徜徉在昨日的长河中忆凤鸣,忆那些在艰苦中磨砺奋进,在困难里自豪乐观,在平易中绽放辉煌,在朴实中收获灿烂,在淡泊中润育伟大,在宁静中花开似锦,在平凡中积累富有;我行走在今天繁华之巅忆凤鸣,看皇贵盛豪为粪土,视酒肉荣华为云烟,逐清风为知音,追朗月为挚友。

回忆中,时光的发梳将我发际梳成了花白,但生命的纹理如云开雾散后的清晰;岁月的沧桑凝落在脸上铸成了皱纹,但昨天艰辛的号子和幸福的欢歌依旧萦回耳畔。人生不可以重复,但我可以千次百回地忆凤鸣:忆2015年新校区的瑞雪,师生的凤韵雅行;忆2011年的凤鸣晓月,课堂的魅力鸾行;忆2014年维也纳金色大厅,雏凤们清亮的歌声久久回荡;忆2016年巴西里约,凤中学子骄傲展翅翱翔在奥运赛场上。。。。。。

回忆,是对学校的一草一木的道别,也是对学校的一砖一瓦的眷恋,看着校园里增多的陌生面孔,看着目光渴望年少的学生,虽然,我并不懂得什么是杀马特和范西特,但也忍不住回忆起在校园里当年的年轻的鲜活,年轻的矫健;虽然,当年给我搬行李的领导老师已经远离了我们,但我仍止不住要将那感人的故事讲述下去;虽然,今天的新校园里,已没有了故园指尖可触摸的回忆,但我仍将去完成凤鸣山中学曾经美丽的拼图。回忆中,年年春雨总相似,岁岁秋风总撩人。。。。。。

最忆是凤鸣,我忆巴山脚下午夜的那一场夜雨,忆凤鸣之巅那道美丽的彩虹,忆清水溪旁的蛙鸣春晓,忆梧桐树下集会的庄严肃静,忆运动会操场上欢呼雀跃,忆凤翔楼晚自习的宁静明亮,忆凤鸣晚钟的悠扬清亮,忆仲夏夜里老香樟树散发出的阵阵清香。

忆凤鸣,留下惊鸿一瞥的难忘,留下泪流眼眶的依恋;忆凤鸣,驱散懒惰的春眠,唤醒疲惫的意志;忆凤鸣,留下历史的径脉源流,留下没有血缘的情缘,留下文化精神的传承发扬,留下凤中人责任和使命。

望时光的璀璨星河,最忆的有一颗;看岁月的沧海桑田,最忆的有一粟;走遍千山万水,莫言人间天翻地覆,漫道征程坎坷艰辛,最忆是凤鸣。

 

后记:这是一份献给学校60周年的礼物,但愿这些文字能够唤起人们对学校的回忆,苏醒学校艰苦奋斗的精神,传承学校优良的文化脉络,让凤鸣山中学成为一个人生情缘的港湾,心灵幸福的地址,生命难忘的符号。

曹进2016226

 

 

 

  • 上一个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