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来稿
怒放在废墟上的三角梅
2017-3-21 15:28:44 作者:曹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全文:1662

       

学校搬迁已经完了,只剩下旧的田径场留给学校田径队训练,一日在斜阳下看了一场训练,那是一场悲催人泪下的训练,看后又让人畅快淋漓如释重负的愉快,我在那儿悲痛并快

————校园搬迁之五

暮色下我独自矗立在凤鸣山的天桥上,目光沉浸在老校区最后的一片有还存留有记忆的地方,告别着风雨五十五载的田径场,曾经环绕它的四周硕的大黄桷树早已去新校区追求新绿去了,耐不住寂寞的梧桐树也留恋新家去了,留下一个个寂寞的深坑,文化墙上雏凤凰也是一去不复返,曾经俯瞰田径场与它朝夕相处的教学楼,也是人去楼倒成为一堆碎砖残砾,一年的时光像无情的刀剪早已裁剪掉你春夏秋冬四季的衣裳, 看着满目苍夷遍体鳞伤的运动场,昔日栖息枝头鸟儿欢快的叫声,已经被颠破撕裂的路和残垣断壁取代,往日的绿荫花草香,已置换成了遍地水泥屑和碎砖块,只有那一轮夕阳还执着照着你椭圆形的脸庞,或许只有当夜晚的一轮明月照着你时,模糊的四周还能依稀梦回往日旧景,曾经喧闹四起威风八面的运动场,如今是荒芜的废墟在告别着昨日曾经的鲜花和掌声,孤寂冷漠无语地远送着昔日的欢歌笑语,离开了与运动场朝夕相拥的往日, 就像离开了自己曾经的恋人,往日的轰烈的风与今日的伤心的雨交织着,剥离着我的层层心伤,运动场的即将的离殇撕毁着我的心临,摧毁我的意志,撕裂我的身体,痛彻着一个太在意过去的守望者心扉。

这也不禁让人想起文革期间也是发生在这个田径场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武斗时期一些无知的学生要将从空压厂抢来的坦克车开进田径场,学校田径队的队员和教练整齐地站在田径场入口就是不让开进去,坦克车就只好停在田径场入口处,与这些朝夕与田径场相处的人僵持着,有的队员干脆搬来训练用的垫子睡在入口处,死活不让这些人将车开进田径场对其进行碾压,在他们眼里这块田径场是有情感有生命的,要毁掉田径场就等同毁掉他们的运动生涯,在他心中田径场是无比崇高和神圣的, 毁掉运动场就等于摧毁他们精神的家园,也就是从那时起,田径场是有生命有情感的印记开始深深融入了一代又一代田径人的心中,也感染着每一个校园人,珍爱它保护它成为学校的传统,成为守护精神家园的一抹彩虹,正因为这份情感呵护和生命力的孕育,这个运动场走出来许多成功的运动员,在国家运动级会上摘金夺银。而就在今年这块田径场地也培养出国家健将级田径运动员和十多个国家一级运动员,学校也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优秀田径传统学校,也给学校给年轻的直辖市带来荣誉无数,也正是这个田径场独有的精神和情感的魅力,它接纳和承载一代又一代人对它的眷恋。俘获着校园的人们对它千缕情思万般牵挂。。。。。。

  沉思中,一阵急促哨音把我从往事沧桑里拉回到运动场,循着声音望过去, 目光触及处一支熟悉的运动队在这里训练着, 这些队员们一到运动场就像鸟儿来到蓝天飞翔自如起来,一派生龙活虎景象跃然在目,却又是默默隐没在无人关注的废墟旁的运动场上,时而像奥运会的盛装马步比赛,几个了节律步调一致,时而分项训练,各自拉出不知放在什么地方的器械放在跑道和田赛场地,有条不紊地按部就班地训练着,虽然是深秋时分,却让人豁然感到“忽闻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受,让人忘记了运动场周边的四周的废墟死寂,让人摆脱悲伤而兴奋不已,看看那疾风般地奔跑的身影, 看看那刚劲舒展腾跃的身姿, 虽然没有目光青睐和喝彩的陪伴,虽然没有鲜花欢呼和绿草相映, 但是有充满苍凉悲壮的跑道旁颤动旧砖碎瓦在为你们喝彩, 身后扬起的尘埃在为他们欢呼,在这儿,冷酷的场地四壁和热血的年轻身躯的对决着,残酷的环境和坚强的信念碰撞着,像巨浪拍打着礁石迸发出排山的意志和倒海的力量,像交加的雷电开始孕育着新的凤凰涅,给我带来的是一份与田径场烛骨般的告别,给我带来一份酸甜苦辣咸情感的礼物,他们才是老校区真诚的守望者,执着地呵护着这儿天地有的那股股灵气, 回望着以往青葱岁月里段段自豪,镇守着精神的家园那份梦想, 守望是苦楚无奈向理想的挥手,是伤痛欲碎向美丽的的道别,但更是守望奇迹的回眸,守望明日亮丽的彩虹,看着废墟旁不离不舍苦练的运动的身影,如同看见在炼狱里不懈的舞者,看着暮光下的田径场繁忙的场景,就想到当年第一次读余光中先生的诗《乡愁》,钻心钻地地涌出一股浓浓的想哭的感觉。

 

常言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对于一个不管貌似多么平凡运动场,她的坎坷渊源和情感经历一定会甄韵出她鲜活的灵魂, 这个运动场因为它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沉重的过去, 穿越过许多的情感风雨的隧道,历练过无数风与电力量角逐的风洞,晾晒过无数晶莹的泪水汗珠, 镌刻着不尽的彷徨黑暗和黎明曙光, 使得这个运动场有灵如神注般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着奇迹,把她比作是一个绚丽的舞台毫不夸张,因为这儿曾经演绎过许多丑小鸭的传奇,有许多灰姑娘的故事在这儿谢幕。今天在废墟旁的跑步者,在演绎什么?在展示些什么?你展现是另一种完美,透过这些很容易看到断臂的维纳斯的美,很容易联想到西湖的断桥残雪的绝美,说不定莫言先生看后也会感动,来上一篇《废墟上的舞者》之类的作品,不小心获得一个诺贝尔奖也是说不定的。的确,这废墟上的守望的者身后是新的国家田径记录,闪亮耀眼的金银铜牌,还有奥运会的奖牌,是很多的说不定……。

   不经意间我发现田径场边有一抹绿色和紫色,仔细瞧原来是老校区搬迁残留下的一株三角梅,紫色的花在田径场的一角废墟上怒放着,着实令我惊喜万分,在那曲折的藤蔓之间,尽是疏疏淡淡的紫色花瓣,深深浅浅的绿色的叶角,还有嫩嫩柔柔的淡黄如星的花蕊,在荒凉废墟旁边一字地舒舒展展地弥漫开来,显得如此壮丽和恣肆,在荒芜的四周映衬下而更充显着无比蓬勃的生命力。

据说三角梅生长是不择地方的,不管是墙边地角,只要有一小掬泥土就可以蓬勃生长,而且一根不起眼的枝条在贫瘠的土壤里也能插活,三角梅的开花期很长,它开花也是不认季节的不择环境的,想好就开,蓄积够了就怒放。花和人一样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环境,但是共同的生命的力量无止境的,只要给你一掬泥土就要顽强灿烂地生命下去。

我又想到在故园那些年的情景, 一支拇指粗的三角梅在两三年里就猛烈地繁盛起来,庭院和围墙攀爬满了三角梅,它们簌簌地生长着,春天仿佛听得见叶子抽茎的声音,秋天仿佛听得见花瓣飞快舒展的沙沙声, 眨眼就长成碗口粗,三角梅似乎也充满了顽强的生命,紫色红色的花开得分外热烈、阳光下分外壮丽、分外恣肆,它分明是一种生命力量无畏地怒放的象征。
  三角梅,又叫九重葛或三叶梅,单是九重葛这个名字就是充满气冲九霄生命的张力,充满蓬勃旺盛力量的藤葛,它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藤本植物,寿命可达数百年。据说,在巴西的原始森林里,人们还发现了上千年的古老九重葛,在那些老藤萝架下,也一定会有不少苍凉悲壮的故事,或许还有许多睹物思故的场景吧。九重葛可以穿越了几多世纪,可以年年花开似锦,可以知多少人间春秋冷暖,看尽多少人间坎坷荆途,历览了多少花开花落?今天在这儿开着花悄悄陪伴着这些废墟上的舞者,祈祷雏鹰展翅搏击长空光辉时刻,真是一个懂事的花,真是喑知人间暖情悲伤的植物,细看它的每一朵盛开的花的三瓣花叶,就像是一个个弓满了风的帆,帆下叶儿又像一张绿色的小船,花蕊又像三支待响的号角,怒放的三角梅花好似是由船、帆和号角构成,好似帆满弓号角响竞发船蓄势待发。。。。。。

 

这时,老校区天桥下面那习惯超大音量播放流行音乐的小音像店,传来了汪峰的《怒放的生命》歌声“曾经多上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我想要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矗立在彩虹之巅就想穿越璀璨的星河。。。。”在激情的歌词和昂扬旋律的晕眩下,第一次觉得自己恨了十几年的小音像店原来还可以是那么可亲可爱,操场旁边的废墟也可爱,因为在废墟旁边的田径场,在你时间的尽头有怒放的三角梅,有着怒放的生命和不朽的回忆。

 

曹进2012.11.15

  • 下一个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