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来稿
老校门的情思
2017-3-21 16:07:55 作者:校庆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全文:1685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独自站在已经搬走七年的老校门前,风雨侵蚀却依旧矗立在老校区的故土上,它面前的公路上的车辆依旧川流不息,来往的人们头也不回地走奔向他们各自心仪的目的地,也不给这尘封的校门留下一瞥,它在人们忽略里生存着,甚至是苟延地活着,身旁叫不出名字的杂树木,已经陪伴它长成碗口粗,树梢已经超过老校门的尖顶了,给七年之恋披上浓密的绿装。

想当年,它曾经是创新,别具一格的学校校门,经过几度招标这个校门方案才尘埃落定,建成后也成为学校一个靓丽标志。那时的校门,那些曾经的熙熙攘攘,那些曾经的络绎不久,那些曾经的欢笑悲伤,如今,都堙没在它身后蒿草密布荒芜的道路里了,而站立我眼里沧桑斑驳的老校门,就是那些曾经的辉煌艳丽,那些曾经的黯然神伤,存留的唯一见证。

我知道,世界上任何事物最后结局消亡,谁都不可能万寿无疆,永世长留,这注定万物都是要饱含了历史的沧桑而去的。我们也不必为此悲伤,尤其是今天走在辉煌康庄的路上的人,春风得意和踌躇满志的人,谁还会在意曾经风光过的门。

学校门是一个学校重要的标志,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学校精神文化的象征,校门凝聚着一个学校的记忆,它像一艘航船的桅杆,飘扬着学校精神的旗帜;像一首乐曲的过门,经典着学校的过往云烟;像一个忠实的卫兵,守卫者在这儿生息成长的来去匆匆。如今它把悲伤留给自己,独自一个人守着昔日的辉煌,而把下一个辉煌交给了一个陌生。

一次,在医院挂号,医生看着病历上学校的名字好奇地问,凤鸣山中学搬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他,搬到重庆市图书馆的后面,他似乎还不相信似的,是的,一个学校就这样悄无声息离开了故土,一个学校的往昔就这样了神秘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总是会留下遗憾万千,总是令人惋惜感慨万分。搬家,搬走的是那些坛坛罐罐之类的形物,搬不走的却是那些指尖可触摸回忆,搬不走的是历史风云沉淀后的闪烁,是那些神和意!

当然,这个门也曾经让一些人讨厌过,多年前,有一个分配到学校的大学生(当时还是分配)一听到凤鸣山这个“山”字,吓得扭头就走,再也没有回到这儿了。据说他走时曾经说,今后撒尿都不朝这个地方了。如今,虽然撒尿都没有可以朝向的地方了,但是当年还是有很多很多执着的人热爱着它,与它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用他们辛勤换来学校美好的昨天。。。。。。

我像一个小孩,在斑驳的校门口矗立,看着艰难地认着而又谙熟于心底的猩红的大字,夕阳照射下老校门更显朦胧与沧桑,仿佛看到清扬优柔的晨曦下,匆忙来往人群的身影,门里的校园里曾经的欢乐,曾经的悲伤,喔!还有文革武斗期间几个年轻的生命,就长眠在校园后面的小山坡上。。。。。。

站在过街天桥上,放眼望去,曾经喧闹震天,彩旗飞扬,盛满欢乐和喜悦的运动场,已经被地铁工地静静的堆废弃土所掩埋,曾经灯火明亮宁静的教室,勤奋学习的身影,已被施工嘈杂的隆隆声响和热火朝天的景象所取代。

老校门的沧桑,镌刻着千层万叠的曾经美好,埋藏着千尺百丈的过往悲伤,老校门的沧桑,牵动着一份份天涯海角的情怀,是一封永远不能寄出的情愫。

当我离开老校区的校门时,像一个在车窗里向外张望的孩子,贪婪地依恋回忆飞驰而过往的昔日景色;又像一个古镇上面带古铜色的老人,站在青石桥上,用漫长岁月的脚步,度量着这里情感河流的温度和深度。

几株深秋落下的树叶,像一串串装满岁月的风铃,在秋风里摇弋飘零,仿佛诉说着校园往日的风云岁月,过去的风光与辉煌。想到此,我真羡慕北京气派的前门,千百年来人们能够在它巨大的名气和皇荫下,喝一碗大碗茶,吃一串冰糖葫芦,想着前门的往昔,追思拾遗,勾起串串前门情思。

布满沧桑的老校门,告诉着我,享受今天的美好时光时,不要忘记了是从过去的沧桑里穿越而来的,人生有很多美丽的风景,老校区的布满沧桑的校门,就是人生的一道美丽风景,我路过了,也没有错过,那风景仿佛犹在,它矗立在夕阳余晖中,仿佛在向每一个曾经在这儿生活学习成长的人,在这儿生息度过美好的人,向每一个都记得你的人,向每一个路过它的人,送去从悠远的过去到美好的今天真诚的祝福。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