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来稿
踏遍青山人渐老 归来依旧是少年
2018-4-3 15:23:54 作者:曹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全文:138

 

   岁月的琴声随波荡漾,记忆的情怀在心中流淌,梦中的我徘徊在故园的红墙青瓦旁,又见少年熟悉的模样。。。。。。

---- 老三届校友返校参观有感

 

    三月二十八日上午,春雨浸润着校园的绿草红花,学校666768级的同学又重返母校。这些年过花甲将奔古稀的校友,胸佩白底红字的校徽,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怀着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愫,从四面八方赶到校园。去年他们也曾经回学校聚会过,校庆典礼那天由于学校场地有限,他们未能如愿到校,但他们送来了祝贺校庆的匾额,为刚开放的校史馆送来了贺喜的花篮。今天他们一行四十多人专门到学校参观校史馆,是为了完成一个深埋心底的夙愿,是为了让他们心中的60周年校庆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在共和国历史上,666768这三个年级最是命运多舛,他们在校期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空前的浩劫,他们是学校唯一在和平年代里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学生,目睹过学校红楼怎样变得弹痕累累,亲历了三个年轻的同学失去了生命的梦魇。

1969年,由学校统一组织了上山下乡。他们延续着对学校的情怀,也延续着同窗的情谊,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是和老师相知时间最长的,与学校的牵绊时间最久的一代,这也成就了这样一群最重同学友谊和母校情节的老三届校友。不久前,冯小刚的电影《芳华》,演绎的就是他们这一代人的身世。人生的坎坎坷坷,就是永远的心灵故乡;命运的风雨蹉跎,就是不愿拭去的回忆。梦中的校园,永远难以割舍。

他们在明亮庄重的校史馆大厅前,留下了集体合照。进入到凝聚着深厚历史的校史馆里,他们驻足在一张张泛黄的照片前,沉浸在一幅幅画面勾起的记忆中;他们流连在一段段文字面前,任凭一幕幕的往事将流逝的芳华凝固。他们用老花的双眼搜寻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用心灵的触手细细地抚摸远去的印记。那些曾经朝迎的身影,曾经夕别的面庞,曾经耳熟能详的名字,曾经久违难忘的画面,慢慢推开了一扇扇记忆的窗户,娓娓舒展着一种绵延的情怀,悄悄落下一丝丝惆怅的帷幕:又看见,那年的夏日冬雪的炙寒,春风秋雨的吹拂,和徘徊在灯影中的少年;又听见,香樟树下熟悉的钟声,匆匆而轻盈的脚步,及课间教学楼的喧闹。。。。。。

在那些没有星星的夜里,校园的清亮钟声就是他们最好的慰藉;在那些波澜跌宕的岁月中,学校的纸墨书香就是他们心灵最美的寄托。红楼窄窄的楼道,定格着十五六岁身影;校园浓密的树荫,弥散着年轻生命的约定。今天,不管多少暴风骤雨的洗礼,依旧荡不去他们的校园情怀;不管经历了怎样艰辛,他们始终情牵这块土地。时光如梭,依依回望校园,依旧是当年熟悉的模样;岁月如风,路途崎岖艰难,归来依旧少年!

也许,越是在经历生活坎坷的人,才更留恋过去草木朝夕;越是饱受命运磨难的人,才更珍惜远去的万水千山。这些老校友,还将他们保存五十多年的学生证、发黄的照片拿出来,仿佛要把那些远去的岁月给大家重新找回。他们还将四十多年前知青年代的书信、日记和照片,真诚地送给重庆市档案馆,希望能够留住那个时代的一些痕迹,留住他们对过往的尊敬,对蹉跎岁月的情怀。在校史馆中不知不觉就待了近两个小时,原本参观运动场馆的计划也只好取消。    

在雨中,我送走了学校老三届的老大哥老大姐们。看着远去的满含着岁月沧桑的背影,看着远去那面印有老三届字样的红旗,一种难言的情绪蔓延开来。我也许不知道,不知道他们心目中原来校园是怎样的模样,但今天我明白了,老校区的红楼翠柏是他们魂牵梦绕的地方;我也许不知道,不知道他们离开学校后,经历了人生多少艰难险阻,但我明白了,不管校园怎样日新月异,学校怎样是物移人非,这里永远安放有他们的一片情怀。当然,我更明白了,今天的学校只有披荆斩棘,不畏艰难,一路前行,再创辉煌,才能不辜负老三届校友殷切的目光,才能让学校永远是他们心灵的故园。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